九江小学--教工之家
教工活动
教工活动
组织机构
组织机构
政令法规
政令法规
才艺展示
书法
绘画
摄影
手工
设计
日新讲坛
日新讲坛
教师博客
教师博客
教师论坛
教师论坛
日新讲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工之家 >> 日新讲坛 >> 日新讲坛 >> 文章阅读
钱文忠 解读弟子规 第十二讲 信之一
发布时间:2012-04-05  发布人: 赵涌  浏览:7682

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1},奚{2}可焉!
话说多,不如少;惟其是,勿佞{3}巧。
{1}妄:言辞谬妄,没有根据。 {2}奚:何,奈何。 {3}佞(nìng)巧:甜言蜜语骗人。
诚信是中华民族的保守美德,也是儒家伦理的重要形式,更是一私人安身立命的根蒂根基,《弟子规》作为一本儒家启蒙教育读本,更是将“信”作为一个独立的单元来编排。在现代社会,诚心平素是个抢手话题,现代人之间的疑惑越来越多,信任越来越少。面对诚信的缺失,光靠呼吁德行回归是不够的,还该当从生活的点滴中去典范榜样行为,越发是对未成年的孩子们,更该当让他们从小就养成言而无信的精良品德。那么,《弟子规》“信”篇都讲了哪些形式呢?这本几百年前的启蒙小册子,对我们现代人又有哪些参考和赞成?
《弟子规》到了这里,就进入了一个新的篇章,进入了一个新的局部,这个局部的重点词可能说最重要的观念,就是“信”。
在中国的保守文明中,是高度侧重这个“信”字的,为什么我们这日讲诚信?由于在古人的眼里,诚和信、信和诚是一回事。《说文解字》里诠释:信,诚也。而讲到诚的岁月,奈何讲的?诚,信也。所以在古人的心目中,诚信是一回事。
《弟子规》在讲这个“信”的岁月,首先央求你奈何说话。《弟子规》讲:“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启齿说话,首先要讲的就是诚信,巧言欺骗和瞎说八道,夸张、夸张奈何能够呢?《弟子规》在诚信局部刚初步就是要教大师注意,特别是孩子,你该当脚结实地地说话。
“凡出言,信为先”,中国保守社会里把这句话和诚信勾结起来的最出名的一个典故叫言而无信。但是大师可能还不知道言而无信面前的故事。
言而无信是个典故,此刻仍然是个成语,它出自于《史记.季布栾布列传》里的一句话,叫“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意义是与其取得一百两黄金,还不如取得季布的一句诺言,可能叫一声答应。这是一个分外用意义的故事。
秦朝末年,楚地有一个叫季布的人,本性正直,为人行侠仗义,只须他答应过的事情,岂论有多大的贫乏,他都会办到。
楚汉相争的岁月,项羽是楚国的将门之后,季布是项羽的部下,曾经好几次为项羽出计划策,让刘邦大受罪头。刘邦想到这件事情就火得不得了,他老记得记得项羽手下有个叫季布的人让他不利。所以当了皇帝今后,就下令通缉季布,而季布由于分外讲诚信,大师都分外认同他,很多人黑暗赞成他,刘邦平素抓不住他,这个讲诚信的季布每每化装,躲到一些人家里,大师把他藏匿起来。厥后,季布求人将他卖给大侠朱家当仆役,朱家知道他就是季布,并没有报官,而是找到了自己的老同伴——汝阴侯滕公,这个滕公跟刘邦说得上话,所以才把通缉令铲除了。
季布的通缉令被铲除了,总算收复自在了。季布有一个老乡叫做曹秋生,这私人分外可爱结交有权有势的官员。当他听说季布的通缉令被铲除了后,就叹息道:哎,原来瞧不起我的季布,此刻形似通缉令被铲除了,看样子皇上又要启用他做大官,他就去造访季布。季布对他素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听到这么一私人求见,烦得要死,打算数落他几句:你看,我落难的岁月,你到哪里去了?我被通缉的岁月,你奈何不来帮我忙?此刻我的通缉令被铲除了你来看我?哪知道,这个曹丘生真是猛烈,一进门,他不论季布的颜色多么丢脸,也不论季布的话多么刺耳,又是打躬又是作揖,拼命跟季布套近乎。但是什么用都没有,季布就是不吃这一套。
曹丘生一看,奈何拍季布的马屁都没用。但是他生深信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终于找到了最好的一个马屁给季布拍下去。他说:我听说了一件和你有关的事情,此刻全国都在传一句民谣。季布说:哎哟,是吗?什么话和我有关啊?曹丘生说:大师都在说,得黄金百两,不如得季布一诺啊。这个话看样子是曹丘生编进去的,季布一听很爽,原来我这个讲诚信价值黄金万两,心里一下子很得志,就把这个他分外腻烦的曹丘生作为贵宾隆重招呼,还留在家里住了几个月。当曹丘生走的岁月,季布还送了他一大笔钱。厥后,这个故事在我们的保守当中广为宣传,“言而无信”就作为讲信誉的一个最好符号,最好的一个典故,平素沿用到此刻。”
《弟子规》强调启齿说话,诚信为先,也就是说正人一言既出,

。言而无信。言必信,行必果。但是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谦谦正人,固然人与人之间彼此允许,可是有些人所说的话,却总是无法兑现!
在现代社会里,最让人腻烦的就是不守时。我每每遇到不守时的同伴,当然都有借口:哎哟,堵车。那你也没设施。但是有的岁月,好比我约你早晨十一点见面,你也堵车?这个我不信。所以我觉得此刻我们这个社会强调要诚信,最好是自己首先做到。我们说好几点见面的,希望大师都守时。这一点,我们现代人做的远远不如古人。我们现代人都讲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钱,该当很守时,但是要跟古人比,差远了。
东汉时期,有这么一个故事,叫同窗依约,一听就是两个学校遵违商定践行自己的诺言。有两私人在洛阳读书,一个叫张勋,一个叫范式,他们是一对好同伴,都在那时的都城读书。两个学成后分辩的那一天,张勋流着眼泪对他的好同伴范式说:本日一别,不知何时本事相见。对古人来讲,游历麻烦极了,哪像这日,坐着飞机就去了,现代行走二百里路就是一件小事,而且两私人要分隔很远,所以大师都很难过。范式慰问快慰他说:张兄,你不要难过,两年后中秋节的正午,我到你家来,与兄台见面,并且拜见令尊小孩儿。说完这句话,两个同砚各自回家。
两年后的中秋节,从早上初步,张勋就初步杀鸡、洗菜、做饭,打算好酒。他爸爸一看:哎,儿子,你这是干什么呢?平居没有那么好的菜啊。张勋说:我在洛阳研习岁月的同砚,两年前说本年的中秋节正午要来看您,我打算招呼他。老人家说:他的家远在山阳,相隔几千里路啊,两年前的一句话,这日还回来赴约吗?张勋说:范兄是个讲信义的人,肯定会来。正在他们说话的岁月,就看见村外的途径上尘土飞扬,一匹快马驮着范式离开了他家门口,时间正好是中秋节的正午。很多年今后,张勋生病了,临死前对他的妻子说:把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家事,拜托给范兄,范兄是一个能够拜托的人。厥后范式公然经心肠为张勋处理了丧事,并且终其生平,精致入微地照望他的孩子。这个故事在历史上传为美谈。
另外还有一个故事也很用意义,叫陈实守时。东汉时有私人叫做陈实,有一次和同伴约好了时间见面。可过了商定的时间同伴还没来,于是陈实就自己进来游历。陈实的儿子叫陈元方,那时唯有七岁,当然不会跟着爸爸去游历,所以他就站在门口,没事干。这个岁月,陈实的同伴来了,他就问这个小孩:令尊小孩儿在不在啊?这个小孩回复说:家父等候尊驾很久,仍然单独启航了。那个同伴很活力:令尊小孩儿这么做不妥啊,和人家约好的,又把他人丢下。这个七岁的小孩子陈元方讲:尊驾和家父商定是在正午的岁月,到了正午还不来,这是没有信,你不讲信誉了。而这私人还对着孩子骂他的父亲,这是很不讲理的,你一无信誉,二不讲理,你觉得是不是你自己有些不妥?这也是历史上分外出名的故事。
“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这是《弟子规》“信”局部的开篇十二个字,从字面意义看,通知孩子们说话要讲信誉,不能巧言欺骗可能瞎说八道,更不能夸夸其谈。也就是说要讲真话、不扯谎,做个实诚人。
北宋有一个分外出名的词人叫晏殊,在他十四岁的时侯就被他人当作神童推举给了皇帝。皇帝召见了他,让他和一千多名进士同时列入考试,结果晏殊遽然发觉这道考题恰巧是他十天前刚刚练习过的。普通人奈何办?哎呀,得志坏了,让我逮着了,我撞到题了,多好。可晏殊没有,他间接向皇帝禀告:皇上,这日的考题不巧,十天前我做过了,请皇上更改考题,重新考试。他这种诚心的品德让皇帝分外赞赏,大师也分外赞赏这位神童,觉得太可贵了,不光学才好,而且讲诚信。他当然也考中了进士,当了官。
那时天下升平,京城的大小官员都没什么事干,平居都是吃喝玩乐,在在嬉戏。皇帝分外恼火,一看国度小事都没人管了,就派人领悟。结果派去的人回来跟皇帝说,有一私人是例外。皇上问,谁呀?派去的人说,晏殊。晏殊奈何了?派去的人说,晏殊从来不进来泡茶馆,也不到那些不好的景象去,他只须一下朝,就在家里和兄弟们读读书,写写文章,填填词。哎!皇帝一听,太可贵了,我公然没有看错这私人,这私人当年考试的岁月就分外诚信,这日我要召见他,要赞赏他。皇帝就把所有的大臣们都召集起来,里边就有晏殊。皇帝就说:进来群臣嬉戏赴宴,兴盛得不得了,唯有晏殊闭门读书,如此自重,如此属意,正是东宫官合适的人选。换句话说,皇帝把太子的教育拜托给晏殊,这当然是国度一级小事了。普通人肯定会讲:感动皇上,我实在对自己央求较量高,严于律己,我是欺骗每一分每一秒时间认真研习,刻苦用功,我绝不孤负皇上对我的希望。但晏殊没有,他这样回复道:皇上,我得说明,我其实是一个分外可爱嬉戏和吃喝的人,只不过实在没钱。如果我有钱,我早就去列入赴宴了。他在这个景象也不说假话,这样一来,反而让皇帝更信任他。晏殊在大臣当中创办了很高的信誉。
“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
古人以为,就诚信而言,天底下的人该当是同此心,心同此理的。远大的德行会感动一切,如果以诚待人,以信待人,也会感动一切。
此刻媒体有一些报道,好比有些人犯了法了,判了刑了,在监狱内中,为了救济他们,感化他们,教育他们,监狱会采取一个分别人道化的措施。如果他犯的不是重罪,对社会危险不大,自己又有自新的展现,那么过年就能够让他们回去过年。让他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感受一下亲情,是有助于他的改动的。此刻我们实行的方法,并不是新的方法,古已有之。
有一个故事叫曹摅(shū)约囚。曹摅是晋朝的一个县令,那时他所在的牢房里关了很多判了死刑的犯人。曹摅在年底的岁月去监狱巡视,看到这些死刑犯,心里很不幸他们,就说:过新年是全家团圆的岁月,你们此刻判了死刑了,在等候处决,百家乐。你们想不想权且回家去见一见亲人?这些囚犯都感动的哭了,哪里知道一个县官会这么跟他们说话,都说如果能回家看看,就算死了我们也没什么缺憾了。曹摅就说:好,我以诚待你们,希望你们也能以诚报答,我央求你们讲信誉。我担这个职守是由于看到你们到此刻还在声泪俱下想跟亲人见面,这说明你们身上还有一点本心未泯,还有一点人道,我做主,放你们回家过年。但是我也派了那么多人跟着你们,所以我正派一个时间,你们都回来报到。曹摅这么一做,他手下很多人都阻拦,说这还得了?这些都是重犯啊。你把它们放回去,他们跑了奈何办?这职守不都你担了吗?曹摅说:这些人都是君子,但是如果我们以诚信恩义待之,我自负他们不会负约的。我替诸位担职守,签字画押,如果有犯人逃掉,可能在外观接着犯警,跟诸位有关。遵守历史上记载,这些犯人到了正派的日期,一齐回来报到了。这是中国历史上一则用诚信感人的例子,这样的故事也是不计其数。
一私人唯有做到以诚待人、言而无信,本事真正感动他人,本事博得他人的尊重和认可。那么,《弟子规》除了通知我们说话要诚信之外,还指示我们注意,说话时哪些题目是不该当纰漏的?
《弟子规》讲了第一个原则,说话要讲诚信。第二个原则是什么?“话说多,不如少;惟其是,勿佞巧。”就是说话多不如说话少,该当脚结实地,不要巧言蒙骗。《论语》里讲:“巧言令色,鲜矣仁。”意义就是说话很花哨,很能够眩惑人,脸上还共同着各种各样动人的表情,这个不行。《论语》讲:“正人欲纳于言而敏于行。”正人该当话尽量少说,但是在运动的岁月,践诺的岁月,要敏捷。
墨子是中国现代比孔子略微晚一点的重要思想家,有一次他跟他的弟子子禽对话。子禽问墨子:说话多有长处吗?墨子说:那些蛤蟆、青蛙,还有苍蝇,白昼白昼叫个不停,但是你觉得有很多人去听他们吗?子禽说:没有,很腻烦。好,墨子接着讲:但是你看看那些雄鸡,每天只在平明的岁月按时啼叫,雄鸡一叫,天下人就要起床,所以多说话有什么用呢?重要的是说话要有作用,要切合现实,这样大师才会听你的,大师才会侧重你的话。
古人强调说话不要多,还有一个切磋,这句话也是我们平居每每讲的话,叫“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古人以为话如果多的话,不该当让他人知道的诡秘,就很有可能透露,从而惹出麻烦。这种情状如果仓皇的话,就会误国误民。由于我们知道,中国保守当中,读书人很可能来日是要去当官的,当官是要对天下黎民百姓职掌的。所以现代的教育跟这日的教育有一点点区别,特别看重要从小造就采纳教育者来日能够担负起社会职守的一种认识。
有一个关于玉器和瓦罐的故事,韩国有一个国君叫做韩昭侯,这私人说话不大注意,往往有时之间就把一些强大的诡秘透露进来。他这样一干,身边好多大臣就没有设施为他出计划策,但他又是个国君,大师对他计无所出,为此很伤脑筋。这岁月有一个叫堂溪公的人挺身而出地说:我去劝劝国君。大师说:你有独揽啊?堂溪公说:我试试看吧。他见到韩昭侯今后说:国君,如果此刻有一个美玉做的酒杯,价值千金,但是这个玉杯没有底,请问国君,它能够装水吗?国君说:都说你这个堂溪公很灵巧,我奈何看你像白痴一样的,一个玉杯没有底奈何能装水呢?堂溪公也不回复,接着又说:国君,有一只瓦罐,很不值钱,但是它有底,而且不漏,请问它能够装酒吗?国君说,当然能够啦。于是,堂溪公就因利乘便,对韩昭公说:这就对了,一个瓦罐,固然分外下贱,值不了几个钱,但是它不露,能够用来装酒,而一只玉杯,固然价值千金,分外崇高,但是它没有底,所以连水都装不了,。人也是一样,作为一个职位地方很高、一举一动都分外重要的国君,如果你说话不注意,肆意乱讲话,那么你就会透露国度的诡秘。您就好比是平素没有底的玉杯,再值钱也没有用,只会闯祸,还不如做一只实实在在、确实有用的瓦罐。韩昭侯听了堂溪公的这一番话豁然开朗。从此今后,凡是和大臣在一起计划的岁月,韩昭侯都分外小心对于,再也不乱讲话,逐步的,韩昭侯就像变了一私人似的。当然到末了,这个韩昭侯也是有点过度,过度到什么形象呢?他早晨反目夫人睡觉,也不跟妃子睡觉,由于怕一不小心把梦呓讲进来,透露秘密了。
“或说多,不如少”,言多必失、祸从口出,因而说话不能太肆意。那么,什么话能说?怎样本事成为一个会说话的人呢?
在这个方面,我倒是倡导大师回顾一下我的师长季羡林先生的一句话: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什么意义?假话不说,这是老先生一辈子对峙的原则,不说假话。但是真话你也不能不分景象地全说进去。好比你看见一位女士从马路对面走过去:哎呀,你奈何这日这么丢脸啊!也许这位女士早晨起来忘了装饰了,可能急仓卒的,可能身体不适,较量疲倦,也许她实在不如前一天那么入时,但是这个真话不能说。然则你也没必要说假话:你比前一天入时一百倍。这个也没有必要,这就是谈话要无限制。在什么样的景象,采取一些什么样的话语方式,这是有讲求的,这就是谈话表述的技巧题目。但是,有一个分外重要的原则:“惟其是,勿佞巧。”
你讲的话要跟现实的情状适应,不要甜言蜜语。所以遵守季先生这句话的意义,你觉得在这个景象不好说的真话不说进去,但也不要去说假话,还是要把“真”放在第一位。
我们在现代社会里边碰到的一个最大的抵触和一个最大的争辩,就是遇到好心的坏话,奈何办?
好比我们看到一个病人,你单刀直入跟他说:哎哟,你这个病很重,没有两个星期的活头了。这虽是真话,但不能全说。当然你也没有必要跟人说:哎哟,你身体强大如牛,躺在病床上干什么?进来跟我跑步。这个也不对,没必要。这是一种度的控制。
说话真的是一门艺术,讲求分寸,但是对于这种度的独揽,小孩儿们都不见得能够做到,对于这些未成年的孩子们来说,又该奈何办呢?好心的坏话,孩子们事实要不要说?
遵守《弟子规》的央求,要“惟其是”。我们在教育孩子的岁月,现实上不用过早地去教他一些好心的坏话,这是没有必要的。此刻我们好多家长,对一些小孩子,可能对即速要事业的较量大的孩子说:你当着师长的面该当这么说,你当着携带的面该当这么说,这样师长可爱听,你就能当小队长,携带可爱听,你没准就能当一个科长。这种教育是千万要不得的。在孩子小的岁月,对他的教育该当对峙“惟其是”,你要脚结实地地讲话。唯有当孩子的滋长起来今后,你才能够通知他一些讲话的方式和方法,由于我们知道,儒家也是分外讲求说话技巧的。为什么在儒家经保守中,很多人要学《诗经》呢?不是央求每私人都成为诗人,而是希望每私人能够懂得辞令,能够懂得在合适的景象讲合适的话,而《诗经》就是一种对人表达技巧的陶冶。所以我们中国保守文明中提倡每私人都要读《诗经》。但是,你如果把《诗经》当中那些分外雄伟的词藻过早地用到造就孩子讲话下去,那并不是一个最妥当的设施。孩子从小还是该当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此刻好多孩子,有的岁月家长问他:你考了几分啊?大师以为孩子会奈何回复?我观望过了,有的孩子爸爸妈妈一问:你考了几分啊?孩子回复:我在班级里不溜。这就是佞巧。你事实考了几分?他说我中不溜,中不溜是一个排序的题目,不是分数的题目,此刻孩子有时会这样来回复。你有的岁月问孩子说:这次考试,你班里五十个同砚,你排在第几名啊?当然我们不该当过多问孩子排名的,孩子会通知你:爸爸,我考了八十五分。没准八十五分倒数第二名,这就叫佞巧。从小该当在这种细节方面去造就孩子一种表述的习气。 “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话说多,不如少;惟其是,勿佞巧。”这样的话,是诚信的第一局部,遵守儒家的央求讲,你如何表达?如何表述?如何讲话?是诚信的第一局部和最根蒂根基的局部。当然,《弟子规》对于诚信的央求远远不是如此简略单纯,他还有哪些方面的具体央求?请大师听下一讲。

 
前一篇: 没有了
一篇: 钱文忠解读弟子规 第十一讲 谨之四




 

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小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九江市甘棠南路142号 联系电话: 0792-8224533 传真号码: 0792-8136406
备案序号:赣ICP备13003706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