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工活动
教工活动
组织机构
组织机构
政令法规
政令法规
才艺展示
书法
绘画
摄影
手工
设计
日新讲坛
日新讲坛
教师博客
教师博客
教师论坛
教师论坛
日新讲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工之家 >> 日新讲坛 >> 日新讲坛 >> 文章阅读
钱文忠 解读弟子规 第八讲 谨之一
发布时间:2012-01-04  发布人: 赵涌  浏览:2084
     衣、食、住、行是我们日常生活的四项基本需求,其中为什么要把穿衣排在首位?中国古代关于穿衣戴帽都有哪些严格要求?如果穿戴不合乎规定,又可能产生怎样的后果呢?
    朝起早,夜眠迟;老易至,惜此时。
    晨必盥,兼漱口;便溺回,辄净手。
    冠必正,纽必结;袜与履{1},俱紧切。
    置冠服,有定位;勿乱顿{2},致污秽。
    衣贵洁,不贵华;上循{3}分{4},下称{5}家。
    {1}履:鞋。
    {2}顿:安置。
    {3}循:遵循,符合。
    {4}分:身份,等级。
    {5}称:相称,合适。
    在《弟子规》中,“谨”单独构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这部分要求孩子从小养成谨慎小心、规矩低调、有自我尊严的生活习惯。那么,养成这样的生活习惯,对于小孩子来说究竟有什么用呢?对此, 《弟子规》提出了哪些具体的要求?这些要求在今天的社会还能否适用?要想培养一个严谨的生活态度,孩子应该从哪些方面做起呢?
    “朝起早,夜眠迟;老易至,惜此时。”意思是早晨要早起,晚上要适当地晚睡,年老是非常快的事情,朝华易逝。“惜此时”,你要珍惜此时眼前的一分一秒,你不要想,没事,我今天不珍惜了,明天我加倍找回来。有这种想法,你基本就惜不了时,要“惜此时”。很多现代人的生活是不怎么规律的,一般是该睡的时候不睡,该起的时候不起,这个太普遍了。古人把这种习惯叫做起居不时,你不按照这个规律,不按照最正常的状况安排你的作息,古人认为是很不好的习惯。
    假如我们现在碰到有个人,觉得他实在太不争气,实在太让我们失望,我们对他又爱、又恨、又急,那么我们经常会怎么说?你啊,简直是朽木不可雕也。它的出典是《论语?公冶长》,是说宰予大白天睡觉,在不该睡觉的时候睡觉了,孔子正好要找他。宰予是孔子的学生。别人告诉他:老师,宰予在睡觉。这一下,孔子知道了,情况很严重。孔子生气了,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意思是腐烂的木头不堪雕刻,粪土似的墙壁粉刷不得,对于宰予你这样的人,我有什么好责备的?我理都不理你,连说都懒得说你。
    孔夫子基本上是温文尔雅的,动怒的情况不多。如果我们去看《论语》,这大概是老夫子比较动肝火的一次,这个话说得很重,要传达的意思无非还是要大家珍惜光阴。本来,宰予是孔子众多弟子当中非常讨孔子喜欢的一个,因为他很会说话,说起来头头是道,娓娓动听。最早,孔夫子认定,宰予一定很有出息,对他寄予厚望。就是因为这一顿在不恰当的时间眯的一小觉,孔夫子一下把宰予彻底看扁了。很多著名的学者和有成就的人都是非常珍惜时间的,他们不舍得浪费一分一秒。虽然这些学者的起居习惯、作息时间各不相同,但是他们都抓紧时间,不浪费一分一秒。“朝起早”最好的例证还是季羡林先生。老先生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几十年如一日。
    所以北大校园里有一句话,闻“季”起舞。鸡还没起呢,季先生已经起来忙半天了,鸡一看那个窗户里灯亮了,就喔喔叫两嗓子。很多人一直不明白,说季先生,您过去遭受过那么多挫折,有十几年还不让您工作,您又担任了一百多个学会的会长,经常要开会,您怎么能写出那么多东西啊?季先生只不过哈哈一笑,说当你们起来用早餐的时候,我已经工作了三个小时了。《季羡林文集》长达二十多卷,他的大量论文和文章就是这三个小时写出来的。每个人拥有的时间都是一样的,但能够用来工作的时间却不一样,所以,第一,在于你会不会利用时间;第二,你会不会挤出时间。珍惜光阴,就会使我们的生命延长。实际上,使我们拥有更多的有效的学习时间和工作时间,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接下来《弟子规》要求孩子们爱护生命,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晨必盥,兼漱口;便溺回,辄净手。”早晨起来,要洗脸,还要漱口;上洗手间后,你总归要洗洗手的。
    古人为什么说“兼漱口”,为什么不刷牙呢?因为古人没有牙刷,没有像我们一样每天刷牙的习惯。从历史上看,中国人刷牙的习惯还是受了印度的影响,随着佛教传进来的习惯。刷牙最早是用齿木,一种比较软的木片。有几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把这个木头放在嘴里像嚼口香糖一样,达到刷牙的目的;还有一种说法是拿这个木片,用嘴先咬一咬,咬软了以后再刮牙齿。但是古人也有比我们讲究的习惯,用齿木还得刮舌苔。这一点我们是到这几年才认识到的。
    穿衣戴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小事,人人都会。可是,《弟子规》为什么要用大段的篇幅教孩子如何穿衣服呢?在中国古代穿戴整齐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弟子规》讲,“冠必正,纽必结;袜与履,俱紧切。”帽子要戴正,纽扣得扣上,袜子和鞋子都要合脚,该系带的要系上,古人的袜子也是要系的,古人的鞋有很多也要系。
    这四点要求从今天的年轻人身上很难看到。因为今天的时尚跟《弟子规》不太一样,今天的年轻人很多都是戴帽子的,帽子有各种各样戴法,但是很少看见戴正的,基本上是歪戴的;衣服上钉满了无数闪闪发亮的扣子,但不是拿来扣衣服的,基本上是看的,前面反而是咧开的;袜子耷拉着,鞋子趿拉着,反正都比较大。有人穿袜子时一只脚一个颜色,我还看到过两只鞋的颜色也不一样,所以这个也是很奇怪的。这样一种时髦的风尚,古人不能理解,你如果把我们的老祖宗从地下请出来,你请十个出来,能够给吓晕十一个。怎么这样呢?因为十个里边难保有一个胆儿比较大的,吓回去再回来看一次,还得吓晕了。
    《弟子规》中“冠必正,纽必结”的要求,被中国古人视为衣冠整齐的基本标准,恪守不移,甚至有些人不惜为此牺牲生命。那么,究竟什么人,在怎样的情况下,会为穿衣戴帽这样的小事而丧命呢?
    《论语》中提到子路的地方有四十七处,他是孔门弟子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中国传统中流传着很多和子路有关的故事,比如百里负米,子路想孝敬自己的妈妈,但又没什么钱,他听说一百里以外的一个地方米比较便宜,于是跑了一百里路给妈妈背了一袋米回来了,这个故事被视为孝敬父母的典型。还有一个故事叫闻过则喜,通常情况下,我们听到别人批评一般都不高兴,但子路只要听到有人批评自己,马上就会改正。只要真的是错,闻过则喜。
    他还是一个非常勇武的人。子路从小就“性鄙,好勇戾,冠雄鸡”,他的打扮也跟孔门弟子不太一样,他头上戴着鸡冠帽,佩着剑,很英武,很忠诚。在孔门弟子当中他是一个有特殊地位的人,因为他不仅是孔子的学生,而且还是孔夫子的车夫兼保镖。孔夫子经常会被人骂,但自从有了子路这个学生以后,骂他的人就少了很多。孔夫子对子路也很信任,说如果有一天我走投无路了,大概只有一个人会跟着我,那个人就是子路。
    子路是一个性格非常特殊的人,虽然他对老师非常忠诚,但是有时候他也批评老师。“子见南子”就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例子。有一次,孔夫子想拜见卫灵公的夫人南子,想利用这位夫人的关系接近国君,把治国的道理教给国君。但是卫灵公的夫人在当时名声不好。孔夫子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是决定去见南子。子路知道后,非常生气,说:老师,你怎么能去见这么一个女人啊?逼得孔夫子朝天赌咒。孔夫子百般无奈只好对学生说:我是为了给国君讲治国的道理,才去接近南子的,如果不是的话,老天罚我。
    子路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可爱又有才华的人,可惜最后死在了帽子上。卫国发生内乱,子路看不过去要骂这些乱臣贼子,结果有一个人一下把子路的帽子给打歪了。一般人帽子被打歪了,已经很危险了,肯定跟你拼命啊。谁知道,子路说:“君子死而冠不免。”说我可以死,但是我帽子不能打掉啊,所以他就把帽子给系好,这么一弄,就被乱臣贼子砍成肉酱了。子路死就是因为帽子,所以“冠必正”对古人来讲是很要紧的。
    晋文公是中国古代一个很有名的国君,有一次打仗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鞋带松了,不跟脚了,他居然把手上的武器放下来,先把鞋带给系好。幸好他是一代国君,旁边有很多护卫,如果像子路一样,恐怕也会被砍成肉酱了。所以古人对这些着装的要求非常明确。你尊崇这样的要求,养成这样的习惯,在中国传统当中都是给予赞美的。
    如果不讲究这些会怎么样?
    中国古人,对于衣冠整齐的重视,在现代人看来似乎无法理解。那么,古人为什么会把衣着是否整齐看得如此重要?一个人如果没有良好的着装习惯,又会怎样呢?
    如果你从小不养成一个比较好的着装习惯,那么步入社会、参加工作以后,无论是你的上级,你的师长,或者你的同事,都不会对你有好印象。现在课堂里经常可以看到,有些孩子穿得很暴露,浓妆艳抹,帽子戴得不像帽子的样子,鞋子穿得不像鞋子的样子,衣服该扣的不扣上,这种情况都不会给别人留下好印象。
    比如,一个年轻小伙子的衬衣,当然不必像《弟子规》要求说的有纽必结,但是,如果你看到一个人的衬衣两三个扣子不扣,你会作何感想?轻的说这个人不修边幅,重的说这个人流里流气。相反,如果你按照《弟子规》的要求去做,衣服穿得很得体,扣子该扣的都扣好,鞋子该系鞋带的都系好,那么,在课堂里,你就会给老师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去找工作的时候,也会给面试官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跟大家交往,大家都觉得你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人。这个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当一个人成长起来以后,这个习惯就会给你带来很多好处。
    《弟子规》不仅对孩子怎么穿衣服做出要求,而且对放衣服也做出了要求。你在家里归置衣服要讲规矩,要放在合适的地方,要有固定的位置,这也是不容忽视的生活习惯。所以《弟子规》接着讲,“置冠服,有定位;勿乱顿,致污秽。”你放你的帽子和服装,应该有一个固定的地方,不要到处乱塞,以免把衣服搞脏了,把环境搞得很乱。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很多古装电视剧里有这样的场景:有一个人要出门了,妈妈心疼自己的孩子,或者一个女孩子爱上一个男孩,临行之际,都要端出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是一套衣服,衣服上面放着一双鞋。但是古人是不会这么干的。怎么会这么放啊?鞋子怎么能放在衣服上面?又不是手套。它一定是另外一个托盘托一双鞋,再一个托盘托一身衣服,或者把衣服搭在鞋上。我们现在已经不能理解古人的这种规矩,古人认为帽子是戴在头上的,鞋是踩在脚下的,是绝对不能把鞋和帽子放在一起的,他们非常讲究这些,什么样的东西有什么样的位置。
    今天好多孩子是不注意这一点的,因为他们的衣服都是由父母帮着整理,环境好一点的家里还有保姆帮着整理,所以他们从小养成了乱扔衣服的习惯,今天找不着帽子,明天找不到鞋子,这个事情很常见。我因为和学生接触比较多,就发现有个学生平时衣着搭配都很好,规规矩矩的,突然有一天让你觉得很刺眼,比如说夏天穿了一件比较厚的衣服,或者冬天穿了一件比较薄的衣服,我说怎么回事?老师,衣服找不着了。那么在今天,我们房子大了,生活条件好了,衣服也多了,特别是孩子衣服多得不得了,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好像觉得都是理所当然的。其实古人认为这不是借口,这是一个生活习惯,从小要养成。
    古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找不到帽子,找不到需要穿戴的衣服,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件大事。齐桓公有一次喝醉酒了,酒醒以后突然发现帽子没了。可能齐桓公也只有一顶帽子,古代的国君不像我们想的这样,或者他丢掉的是国君那顶冠,他只有一顶。一般我们会怎么办?帽子掉了嘛,我随便戴另外一顶帽子出来见人好了,或者我不戴帽子,包块头巾。齐桓公不是这样,他感到巨大的羞耻,三天不上朝,躲起来了,谁找他都找不着。这个时候,各地的饥荒消息都报上来了,丞相管仲不敢做主,就去找齐桓公。齐桓公因为帽子丢了,谁都不见,觉得很难为情。管仲只好下令,开仓放粮,把粮食自作主张发下去了,老百姓很感谢管仲,认为遇到了一个贤相。后来知道这情况以后,齐国就开始流行一首歌谣:国君啊国君啊,你的帽子何时再丢啊?你丢一次就放一次粮。在正常的情况下,保持衣装的整洁,除非是特殊情况,不要去弄污你的衣服。在古人眼里,这也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修养。
    在古人眼中,衣帽是否干净,穿戴是否整齐,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的品德和修养。因此古人往往会通过穿衣戴帽来观察一个人。那么,穿衣服和修养之间,究竟有怎样的关系?通常人们会从衣着的哪些细节,来观察一个人呢?
    古人极其重视修身。历史上有这么一个故事,就是从一双鞋子的角度去看修身对人的重要性。在《德育古鉴》里,有一个人叫张瀚,他在都察院任职,都察院好比我们今天的检察院,很重要的机关,他非常能干,是个人才。当时的台长,非常重视他。但是,怕他像有些人那样,虽很有才华,后来却走上了歪路,所以就想敲打敲打他。这个台长,就找了一次张瀚,两人闲谈。他说:哎呀,小张,你真的有才华,非常好。昨天下朝的时候,我碰到一件事情,我走到街上,看见前面有个人抬轿子,我注意到轿夫脚上穿了一双新鞋子,非常干净。从东头走到西头,小心翼翼,都挑干净的地方走。因为他穿的是新鞋子,所以这个轿子抬着非常稳,鞋也没弄脏。当他走到西城,拐弯向南走的时候,一不小心,这个鞋子被旁边飞驰而过的马车带起来的泥水给搞脏了,新鞋子一下子变成脏鞋子了。于是这个轿夫,肆无忌惮,到处乱走,专门找泥坑踩,这个轿子越抬越颠簸,我看坐在里边的人颠得够呛。听到这,张瀚马上就说:台长,我明白了,您是用鞋子来告诉我一个道理,这是修身的要道,一个人千万不能失足,一旦失足,恐怕就会无所不做。这个故事说明古人绝对不会仅仅把鞋是不是跟脚,是不是干净,看做一件不重要的生活小节,他要从中观察你有没有一种意识,有没有一种修养,有没有一种戒慎戒惧的态度。
    今天如果有一个人,拜见一位领导或者拜见一位尊长,最注意的是头和脚。而过去注意的是戴没戴帽子,后来大家不戴帽子了,就注意头发是不是整齐。所以有一个词叫“噱头”,这件事有没有噱头啊,这是南方话,但是现在普通话里也很流行,就是要讲头要弄好。还有一件事情,注意脚,你的鞋是不是干净,你的鞋有没有破个洞。这叫什么?蹩脚。现在有的时候我们形容一个人做事做得真蹩脚,这个人为人真蹩脚,其实跟脚并没有关系,也许这个人脚很好。但是,有的时候你到一个场合,鞋很脏,到别人家里,或者到别人办公室,鞋子有一个洞也不去补补,别人就认为你这个人修养有问题。你不注意小节,你怎么会做得好大事。当然也有人讲,不拘小节,可以成大事,这是对极特殊的人而言,一般的人从小应该养成注重小节,注重细节的习惯。
    《弟子规》在要求孩子穿衣戴帽要整齐,放置衣服要有序之后,进一步教孩子如何选择衣服。那么,在中国传统社会,人们在选择衣服的时候,应该遵循怎样的原则?这个原则对于我们现代人,又是否适用呢?
    《弟子规》定下的原则是:“衣贵洁,不贵华”。就是绝对不赞成衣服要华丽,而是要整洁。
    古人对于衣服过于华丽,总的来讲都是反感的。传统认为,就算是贵为帝王,你也应该以《弟子规》这种要求为美德,不要以华丽为贵,要以整洁为贵。崇祯皇帝吊死在煤山,很多人认为这个皇帝值得我们同情。崇祯被同情有好多原因,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是,当有人把他的遗体从树上解下来下葬的时候,大家发现,原来他身上的袍子有补丁。那就说明,这个皇帝还是比较节俭的,不是一个很奢侈的皇帝,他是一个多少让人产生一点同情心的亡国之君。
    在历史上,像崇祯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个,还有唐肃宗。有一天,有一个叫彭泽木的臣子去歌颂这个皇帝,当然如果皇帝比较节俭,臣子一般都会努力地去歌颂,希望皇帝能够朝着这条道走下去,这样对整个国家,对人民来说都有好处。所以这个臣子就说:哎呀!皇帝,你真好,真节俭。歌女跳舞的时候,都没有华丽的衣服和装饰,你真节俭。唐肃宗被臣子夸得很高兴,就把自己龙袍的袖子伸出来,让这个臣子看:是啊是啊,你看,这个龙袍都洗过三次了。对于一个古代帝王来讲,一件衣服洗过三次就算很节俭了,不能拿我们现在的观点来评论。
    除了整洁以外,还要和自己的身份相称,即“上循分”,要和自己的家庭情况相称,和自己的身份相称,我们今天是能够理解的。比如,一个年轻学生,还没有踏上社会,还没有工作,你在大学里上课,天天西装笔挺、领带森然,皮鞋擦得锃亮,一般大家会觉得不妥当,因为这和学生的身份不相符。学生干干净净,比较简洁,能够尊重课堂教育的氛围就可以了。又比如有些女孩子,把晚上出席晚会穿的露背礼服穿到办公室去,毫无疑问谁都不会觉得合适。反过来也是这样,比如朋友聚会,大家高高兴兴,很轻松,到钱柜里去K歌,你突然打着一个领结,穿着个燕尾服去了,大家会认为你是在这里工作的,做服务生有这个要求,总之觉得你很奇怪。
    而一个人如果穿衣服和自己的身份相吻合,会给大家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大家会认为你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你非常明白自己的身份,那也意味着你对自己这个身份底下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尽哪些责任,都比较清楚,说明你头脑比较清醒。如果你乱穿,穿的跟自己身份不相符,大家要么觉得你这个人心太野,要么觉得你这个人有妄想,要么觉得你脑子不清楚,这都不好。
    “下称家”,过去是有等级制度的,比如谁能穿绸缎衣服、丝绸衣服?当了官的,有功名的人才能穿。你是商人,就算是亿万富翁都不许穿的。到了很晚期,中国传统社会乱了才可以穿。比如,一个女孩子,谁可以穿红颜色的鞋子?绣花鞋,现在谁都可以穿,到百货公司买一双,红的,我还一只脚红的一只脚绿的呢。古代妇女一定是自己的丈夫有秀才以上功名,才可以穿;你不穿,别人不会觉得你谦虚,会觉得你很怪。如果一个女人明明知道自己丈夫不是秀才,却穿一双红鞋子,重者要被告官,要究办的,轻者觉得你疯了。过去的女性,谁能够穿红的裙子?也有讲究的,一定要是夫人、太太。但今天我们当然没必要有这种等级观念,只要和自己的家庭情况比较吻合,还是应该纳入我们的考虑当中的。比如如果父母收入比较高,或者家庭条件比较好,那么孩子穿衣服稍微好一点,只要和你的身份相符,那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经济状况不允许,你却拼命要找贵的、很好看的、很华丽的衣服穿,这毫无疑问是不妥的。我们可以看到社会上现在有好多这样的故事,因为虚荣,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条件,但是非要这么大方,完全不顾实际情况,要华贵,引发出多少社会问题。所以我们今天还是应该提倡《弟子规》里边“衣贵洁,不贵华”这样一个原则;“上循分,下称家”,我们结合现代社会的一些特点来考虑,把传统当中好的部分继承下来,还是值得我们遵守的。
    我们平时讲,衣食住行,《弟子规》前面这个部分讲的是怎么穿衣服,衣服应该怎么穿,应该怎么放。接下来毫无疑问,就要讲到食的部分。在吃饭的时候,有什么讲究?有什么规矩?应该避免什么?这个请大家听下一讲。
 
前一篇: 钱文忠 解读弟子规 第十二讲 信之一
一篇: 钱文忠 解读弟子规 第七讲 出则弟之二




 

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小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九江市甘棠南路142号 联系电话: 0792-8224533 传真号码: 0792-8136406
备案序号:赣ICP备13003706号